2017年湖北省交通肇事刑事案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处理

0
544

    相信很多人都有相应的疑问:交通事故判了刑事责任就不会有精神赔偿吗?湖北省是怎么规定的?湖北省的法院是怎么判决的?驾驶员负刑事责任时精神损害赔偿的认定?交通肇事被追究刑事责任后是否需赔偿精神抚慰金?

    湖北交通事故赔偿律师查询了最近几年湖北省各级法院的判决,经整理发现“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问题,目前司法实践中要分两种情形来分析:

一、刑事部分未决的情形下:

(一)不支持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判决及说理

案例一:武汉市蔡甸区人民法院 (2017)鄂0114民初34号:“沈利华因本案交通事故涉嫌交通肇事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原告诉请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不予支持。”

(二)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判决及说理

案例一: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鄂民申字第00409号裁定书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64条的规定,刑事案件中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可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侵权人赔偿相关损失。本案中,被申请人胡元秀在湖北省监利县人民法院审理的刑事案件中,于2012年5月15日撤回其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是当事人对其诉讼权利的处分行为,并未违反相关法律禁止性规定。因本案系道路交通事故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规定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故原审……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案例二: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黄石中民三终字第00017号:“吕文亚虽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取保候审,但并未受到有罪认定和刑罚处罚,本案也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且即使驾驶员受到刑罚处罚并不当然免除车辆所有人的赔偿责任,故天平保险湖北分公司提出免除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责任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湖北交通事故律师提示:此案同时表明法院支持“民刑并行”的做法,并不支持“先刑后民”的处理方式。

案例三:湖北省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鄂鄂州中民三终字第00025号与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荆州中民二终字第00009号审判观点是一致的:

    上诉人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7号]规定,对于刑事案件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精神损失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在该刑事案件审结以后,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被告人交通肇事,依法应追究刑事责任,且正处刑事诉讼侦査阶段(取保候审)。根据以上大前提和小前提,可以析出以下要点:1、犯罪行为人客观上构成犯罪,正被追究刑事责任。2、……3、该批复明确不支持犯罪行为之受害人主张精神抚慰金的情形是:(1)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得主张精神抚慰金;(2)刑事案件审结后,不得另行提起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之民事诉讼。4、该《批复》之规定没有明确“在刑事案件审结前,是否可以提起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之民事诉讼”,原因在于:(1)“先刑后民”是一项司法原则(湖北交通事故赔偿律师提示:“先刑后民”在我国法律体系中并不存在,只是在某个发展阶段中的习惯做法,现已基本瓦解。),涉及刑事犯罪的民事赔偿案件,应先行确定相应刑事责任后再进行民事责任审理,故从立法技术上没有必要将“刑事案件审结前是否可以提起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之民事诉讼”再作规定……。据此,被害人主张精神抚慰金缺乏法律依据。上诉人认为,本案之诉讼或者按“先刑后民”之原则待刑事案件审结后再恢复审理,以适用前述之《批复》的规定;或者根据该《批复》意思的准确理解而不予支持精神抚慰金……。”

    二审法院认为:“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7号]并没有禁止受害人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时一并提出精神抚慰金赔偿要求。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是指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等人身权益所造成的损害,包括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其中《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由此可见,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其民事赔偿范围包含了精神抚慰金。本案原审原告主张精神抚慰金在交强险中优先支付,原审判决上诉人财保武汉三部承担精神抚慰金于法有据。”

案例四:该案认为保险公司是共同赔偿义务人,故不存在“受害人单独向犯罪嫌疑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情况,从而也不存在“不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情形了。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鄂10民终103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因此,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中,在存在其他赔偿义务人的场合,人民法院应当判决其承担精神损害赔偿金和死亡伤残赔偿金。只有在受害人单独向犯罪嫌疑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时,才不支持精神损害赔偿。本案中,……不论其行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因袁飞为肇事车辆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乡市分公司购买有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故赔偿义务人有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承保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乡市分公司。因此,……精神损害抚慰金应予以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的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审判决其在责任限额内赔偿被上诉人秦月英、陈晓明、陈爱君、陈爱明、陈春洲精神损害抚慰金并无不当,可予以维持。”

二、刑事部分已决的情形下:

(一)不支持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判决及说理

案例一: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鄂襄阳中民二终字第00186号:“本院认为,虽赵良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处刑罚,但该交通事故的民事责任主体是公交总公司,原审法院判决公交总公司承担残疾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不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故其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四: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鄂襄阳中民再终字第00003号:一审法院认为:因本案肇事人耿守兵已被追究刑事责任,对马桂强、马桂敏要求耿守兵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不予支持。二审法院支持上述观点,维持原判。

案例五: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鄂武汉中民二终字第00066号:“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付天军因交通肇事罪已接受刑事处罚,故其不应再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责任……”。

案例六: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鄂武汉中民二终字第01019号: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因王杰海因此交通事故被追究刑事责任,陈建站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求……不予支持。

案例七:湖北省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鄂黄冈中民一终字第00559号:“……但查中芳已被追究刑事责任,是对陈伟栏精神上的抚慰,对陈伟栏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八: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2016)鄂0111民初5575号:“被告李某军因本次交通事故被判处刑罚,且死亡赔偿金具有精神抚慰性质,原告要求被告另行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二)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判决及说理

案例一: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鄂襄阳中民二终字第00573号: “上诉人刘明锋已被追究刑事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而精神损害抚慰金在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原审判决依据上述法律规定确定上诉人刘明锋承担本案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并无不当。”。

案例二:该案虽未实际涉及刑事部分,但在判决说理中也明确了法院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态度。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鄂12民终109号:“联合财险江岸公司上诉提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出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7号)”对于刑事案件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精神损失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在该刑事案件审结以后,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其不应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该批复只是规定了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受害人不能因精神损失提起诉讼以及在刑事案件审结以后受害人不能单独提起精神损失诉讼,但批复没有规定在犯罪嫌疑人被起诉或者追究刑事责任以后,受害人会丧失精神损失赔偿请求权。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在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中,无论侵权人是否被追究交通肇事刑事责任的,不影响受害人主张精神抚慰金的权利,对于涉案赔偿权利人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案例三:宜城市人民法院    (2016)鄂0684民初1055号:“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是对犯罪行为产生的民事责任范围的一般性规定,而第三款是对交通肇事致人死亡被追究刑事责任后民事赔偿责任的特别规定,依特别法优于普通法适用的原则,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因此,人民法院在审理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应当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判令民事案件的责任主体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而不考虑交通肇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是否被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对联合财险邢台公司、人寿财险邢台公司主张不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由以上案例可以看出,湖北省各级法院在交通事故赔偿案件中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态度不一,相应的法律依据也各取所需。但大体上来讲,刑事部分未决的情形下一般是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的。在刑事部分已决的情形下则是观点不一,在说理方面不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法院引用法条基本都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

    当然,湖北交通事故赔偿律师认为,以上的各类案例也给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寻找法律依据及说理突破口提供了极好的启发。

 

武汉交通事故律师在线免费咨询,湖北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湖北交通事故赔偿专业律师,交通维权要谨慎,专业协助有保障。武汉交通事故律师在线免费咨询,立足武汉,辐射湖北。用律师多年的经验维护您应有的合法权益。倚法而行,您需要的,就是我要做的。联系电话:17771887365 微信号:17771887365 QQ:17771887365 李律师

留言

输入评论
输入账号